中篇小说《汉墓群》第一章

□韩春山/文

1982年秋天的一个早上,在汉风中学读高三的东方红梅,头一天回家取了干粮后匆忙往学校返,她要赶到学校上早自习。家与学校间有十多里的路程,红梅上学放学,汉墓群是她必经之路。

坐落在安陵县厌次镇上的汉墓群,有大小七十二座汉墓组成,又称"七十二疑冢"。散落在厌次镇西北3公里处的笃马河北岸东西长5华里、南北宽3华里的地带内,大者直径60米,高10米;小者直径14米,高5米。墓冢上植被茂密,绿树丛生。清晨傍晚,在阳光作用下,每每有如锦似带的雾霭缭绕其间,神秘莫测。安陵史志赞为"疑冢叠翠""神头晓气",并被列入"厌次八景"。自古以来就是闻名省内外的风景名胜。 1977年被定为省级重点文物?;さノ?。 1978年,地、县考古工作队对4号、15号墓进行了挖掘,并清理了两座残墓,出土文物30余件,大部分为绿釉陶器,如绿釉八联灯(一级),造型高大,古朴典雅,各部分可对接、按插,其工艺显示出古代工匠的匠心独运,被视为文物珍品。博山炉,形似莲花,含苞欲放,造型美观。另外还有陶仓、陶井、弩机、石猪、石蝉、汉五铢等。根据出土文物进一步确定了墓群的汉朝年代。那么这些雄伟高大且神密莫测的汉墓主人究竟是谁?我国考古专家、历史学者至今尚无定论。

对红梅来说,秋天雾气虽然浓厚,但这天却很异常。进入汉墓群之前空气还很清新,有阳光照射,有鸟儿在高空盘旋。但走入汉墓群后,就时有雾气在红梅眼前飘过。雾气时高时低,时儿稀簿,时儿密厚。红梅起初往远处眺望时,云雾还只是片状,在每一座墓的上空盘旋萦绕,慢慢地就把墓的上半部淹没了。不大会儿,红梅的视线就被限制在五米之内。走近墓冢,只能看清低矮处的杂草。这些景象让红梅在经过每一座墓冢时都有一种似曾相识却又陌生的感觉。为辨别方向,她想爬上一座墓的顶端,刚到一半,突然从茂密草丛中扑凌凌飞出一只黑色的物体,又瞬间消失在浓雾中。红梅心跳加速,手背上不知被何物扎伤,血正在慢慢渗出。她爬到顶端,但见天空瓦蓝,秋高气爽。再??丛斗?,座座墓冢大都只露出尖顶,时隐时现。

云雾在它们之间穿行,时急时缓,有时细长似长龙傲视长空,有时又相互簇拥似花瓣争奇现媚。奇妙的景观让红梅既感到新奇,又感到恐惧。她从顶端踉跄着下来,按着识别方向前行。云雾继续在身边不停地缠绕。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厌次八景之一的神头晓气?红梅觉得自己走了很长时间,但还是在雾里穿行??志逵氤笔目掌黄鹪谒闹苊致?。她害怕浓雾中会突然钻出一个人来。

又一座墓冢影影绰绰出现在前方,走近时她发现,半小时之前,这座墓冢在视野中出现过,因为那两棵缠绕在一起的槐树让她印象深刻,只是在空间方位上感觉不同。她突然意识到,自已的方向感错乱了。下一步应朝着哪个方向走呢?她急得哭出了声,往前小跑几步,发现不对后又朝反方向急走,前后折腾七八次,却总围着这座墓冢转。就在东方红梅陷入绝望时,一阵甜美的乐曲从远处传来: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那样熟悉……

红梅头皮发麻,浑身的毛孔几乎全部张开。当她确定这声音不是从墓穴中传出时,逐渐镇定下来。伴随着越来越清晰的声音,浓雾中先是现出一团鲜红的衣物,接下来,一位骑自行车的小伙出现在红梅面前??吹胶烀防嵫燮沛兜卦谀抢镎磐?,年轻人用双腿把那辆崭新的“大永久”支住?!懊米?,你这是去哪儿? ”邓丽君的《甜密密》到了高潮,年轻人赶忙把声音关掉。红梅稍有愣怔,便问去汉风中学怎么走。年轻人看了眼红梅网兜里露出的玉米面窝头和几块白面馍后,指着身后让她往回走,说:“再有二里多路,走出汉墓群就到了。 ”说完脚下一用劲,开始前行。

红梅踌躇着,往前看看,再往后瞧瞧,却挪不动步子。年轻人又回头时,正好和红梅的目光碰在一起,红梅嘴唇蠕动了一下,欲言又止。小伙子再次将车子停下说“还是我送你一段吧。 ”说着,那条被喇叭裤包裹着的长腿优雅地跟随车子掉头的同时划了一道弧线。红梅迟疑了片刻,说:“你在前面骑,我在后面跟着,只要走出这片浓雾就行。 ”

还有一段距离呢,你走着哪儿跟得上。红梅羞涩地上了车。她这是头一回和一个陌生男人有这样近的距离,想尽力让身体与年轻人保持一个空间,但车子的颠簸使她很难控制平衡,情急之下还会扶上一把那宽宽的后背。年轻人粉红色的秋衣是当年最为流行的,身上雪花膏的香味不时冲击着红梅的嗅觉。她思忖着对方的身份。

“你是汉风中学的学生吧? ”“嗯,是的。 ”“那你叫什么? ”“东方红梅。 ”“东方红梅? ”小伙子突然回过头来瞅了一眼。车子随即摇晃起来,红梅急忙跳下,小伙子停下车子,转过身和红梅来了个面对面?!澳憔褪侨嗟哪俏恍础都蚁绯隽烁龆剿贰返亩胶烀?? ”这一连串的发问,让红梅找不着北?!澳愫?,我叫吴子阳,80级的,咱们是同学。你的那篇散文语文老师在课堂上给我们读了好几遍。 ”“同学?”红梅吃惊地望着吴子阳?!岸?,我是二班的。不过我只读了半年,就去公社棉站上班了。 ”哦!红梅放松下来。出了汉墓群,阳光一片灿烂?!昂烀吠?,下次再见。 ”分手时,吴子阳的目光在红梅的脸上凝固了片刻,直到红梅脸上泛起红晕。

半年之后,红梅去了吴子阳的家。(连载中)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加勒比无码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