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拾来一株草

陈玉梅

是几声鸟鸣把我拐走的吧?或许不是,有些人总是健忘,把自己丢了,然后又到处寻自己。

天空是开放的,树林是开放的,所有大路小路是开放的,我控制不了自己走进这些无禁忌的地方,外边一定有一个开放的自己,等着我去会合。

云朵在头顶晃悠,我抬头望了望,没有发现乡容。一只鸟时停时飞,它划过的空气变成了帛画,我是画中人,跟鸟的轻盈有几分相似,有口哨声从溪边传过来,仿佛在赞美一幅画。往溪边走去,经过一丛杜鹃花,它们的灿烂有点过分,让身边的树木禁不住暗下去,我没有惊喜,也没有惭愧,对炫目的杜鹃早已习以为常。我只是对一些投影在栏杆上的花影感到好奇,它们像旧东西,像凋谢后留下的灵魂底色,和正在绽放的花儿比,多了几分持重,不发香味,不随风响。我双手捧起一个花影,空空的,像没云的天空,静静的,像无声的诗句。忽然,一块镜子出现在我面前,我看见自己变成了天空,白纸一样,可以随意写诗。

在一个老藤绕柱的园子里坐着,看木柱在老藤的怀里午睡,太阳快落山了,木柱还不愿醒来,我坐在它面前,它不知道,风来了,它不知道,光阴走了,它不知道。它就是春天一枚最成熟的果实吧,唯有成熟的果实,不恋光阴,不求繁茂,不动声色。一回头,我的思绪被风吹落,朝着几棵长着桔子的桔子树走去……

这块之前长满芋头和野草的地,不知什么时候种上了桔子。我是很久没来这个小角落了,只记得曾在草丛里挖过一个长长的芋头,削开皮后,觉得它的肉很怪,不敢煮来吃。怪异的东西终会被遗弃吧,不然怎么不种那样的芋头,改种桔子了?地上的野草都被铲除了,只有几棵平凡的桔子树,立在空地上,稀疏地长着桔子。不应该啊,这样的地,要让野草自然生长才美,忽然怀念那些可爱的野草。

离开桔子地,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看见几棵被铲除的草躺在凤凰树下,我蹲下身来,把它们拾起,像拾起一段被遗弃的人生,随手放进口袋里,带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回到家里,用水把几株草洗干净,养在小鱼缸里,像闲养一首诗,书房里仿佛长出清风、绿荫和小鱼。袅袅升起的香檀烟雾,绕着草儿,转圈,形成仙境。

草若仙,置人间美境。我若草,被时光拾起,置在一种忘言的关怀里。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加勒比无码高清